激情庆典

“思想是基础”— 最初都是想法

人们需要一点时间去构想,不言自明还要一点点幻想。很多设想在我的脑海中已经萦绕多年,就像越陈越醇的美酒,这些设想已经日臻完美。时机到了,我就拿出铅笔和纸,把奔涌而出的各种想法描绘出来,时计作品的构想由此跃然纸上。

对我来说,设计一款时计作品就像作曲。从各种不同的韵律和节奏开始,各种谱号逐渐组成和谐的乐章,从表盘,到机芯,再到表壳,趋于完成。知道约200枚零部件可以协调一致运转,整枚时计作品在脑海中清晰呈现出来,差不多需要一年的时间。

桥板与基板完全通过娴熟的手工技艺进行打磨,进行条纹与倒角处理,镀金之前还要穿上银质的外衣。通过研究我们重新发掘出了一项古老的工艺并将其发扬光大,就像18世纪人们使用的那样,磨砂银工艺。使用粗猪鬃,银粉与食盐的混合物对黄铜部件进行打磨处理,表面变得富丽堂皇,光彩四射

杠杆和弹簧的表面部分我们粘贴在钢版上进行处理。经过强化处理与测量后现在进入零部件加工的主要工序:打磨。全部的表面和棱角都进行“美化清洁”,打磨,抛光,黄铜部件镀金。全部工序与百年前无异,需要的时间是前面工序的五倍。

同时进行处理的还有旋转部件,比如 ,轴与螺丝。这些由我们在显微镜下完成或者从早先完成的毛坯件加工而成。螺丝这样零部件一

样是在我们的高品质要求下完成。通过手工进行的锡打磨加工后,每一枚螺丝都拥有光洁如镜的表面。即使是经常被人忽略的细节之处我们也不计工本的投入了大量时间进行工作,远远超过其他奢侈品制作者。

齿轮与驱动齿轮全部在工作坊内完成。铣旋加工与打磨抛光,其中部分毛坯来自外部采购。驱动齿轮全部通过复杂的手工操作完成,斜纹与格拉苏蒂纹打磨,齿轮用锥形夹固定后,进行哑光处理然后镀金。V型机芯全部齿轮使用黄金制作。各型号机芯的大钢轮均进行太阳纹打磨。

制作过程的特别之处:全部时计的表壳与折叠扣使用不同的18K黄金与铂金完成。这里使用的全部是金银匠与金属精细加工的手工技艺。

从2006年开始我们使用黄金自己制作胡须型擒纵叉。Lang & Heyne风格的铍青铜合金摆轮,加上宝玑游丝,舞动曼妙篇章。

全部部件完成并精心打磨拥有悦目外表后就开始了时计原型的初装,挑战开始了。每一枚部件必须完美的匹配在一起,宝石轴眼与齿轮轴相互契合,齿轮就位。安装中出的问题必须修正,有些零部件会重新设计或者再加工,未来制作需要的相关的工具和辅助器具也一并制作出来。最终,经过漫长的征程,我们可以欢庆一下,就是安装好的腕表发出第一次滴答声。这是视觉上的极大享受,我们为此极为自豪。现在一年半的工作过去了—展会上准备推出的腕表已经逐步完成。

刻蚀制作的指针在显微镜下的工作台固定后进行切锉,打磨,抛光等工序的加工,部分进行烤蓝。珐琅或者银质表盘与表针一起构成腕表的脸面。然后进行装配机芯和表壳的工序,再配以美洲鳄鱼皮表带和表扣,我们可以体会第一次将腕表戴到腕上的美妙感觉。

视觉盛宴,无比自豪

简约就是美,再深入的层次就是确立每件物件专属的特质...

浏览我们的完整产品系列,找到您的专属作品!

更多细节我们的经典款式

Write us*


Send us a short note or suggestions.

* Your message remains confidential and is not published.

If you wish to get a reply, please leave your e-mail-address here: